会员名
密码
美术动态 艺术图集 征稿信息 名家专访 在线展览 我在现场 画家官网 明星画廊 拍品征集 培训信息 文房四宝
当前位置:首页 > 评论 > 名家专访

浑厚苍凉铁荷魂——“铁荷画派”刘德功

时间:2013-07-05  来源:平顶山晚报  
  分享到:
       在人才济济的平煤神马集团书画界,刘德功是出道最早、最受同行尊重的画家之一。他长年在北京、郑州等地创作交流,在艺术品市场打拼,回家次数很少,因此每次回平,总有不少人找他求画。近日记者到平煤神马集团书画院采访他时,他正应邀为朋友作画,其弯腰描摹、聚精会神的神态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他手边还有几盒消炎药,因为回家的这几天事务过多,他身体出了点小毛病,本来要打针的,但实在没有时间,就开了点儿药。
在他看来,为朋友作画是很正常的人情往来。他说:“我不在家,很多事都是朋友帮忙。”
刘德功主攻工笔花鸟,其中又以荷花为主,他画荷多用铁灰色,给人以浑厚苍凉之感,以此为基调他的作品渐成一派,近年来被圈内称为铁荷画派。在我国的审美传统中,荷花一向是高洁的象征,刘德功何以赋予它另外的内涵呢?这或许可从他的经历中看得出来。刘德功高中毕业后赴山东青州服役,1983年从部队复员后,报名参加了原平顶山矿务局面向社会的公开招工考试,录取后被安排到九矿井下工作。因为从小喜欢美术,工作之余他就又拿起了画笔。
1986年,他进入了中国函授大学平顶山分校学习美术。在矿山,刘德功找不到更好的写生对象,就画矿上一个排水池里面的荷花。大片大片的荷花在污浊不堪的池水里生长,让他画了好多年。为啥这辈子一直画荷,刘德功至今还认为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因为当初只能画荷。
1991年,刘德功到中央美术学院进修。当时他以为中央美院是教手艺的地方,因此进修的目的十分简单,就是随便找个擅长画画的老师,学几招就回来谋生。但在学校呆了一阵后他发现不是这么回事,高校中对理论的探讨是很严肃也是很深奥的,顿时感到以前只凭激情创作野了点儿,于是他下功夫学习理论、揣摩名作。经过一年的学习,他终于理解了老师的一句话:“画画就是画心情,画感受,画理解。”由此,他打开了通往更高艺术境界的大门。
大约在1992年,刘德功正式把荷花作为主攻方向,技法突飞猛进,开始在美术界有了名气。那一年,他拿着三幅山水画参加了全国第二届当代山水画展,作品《根》获奖。按说刘德功是画荷的,在山水界名气不大,因此获奖后很多人觉得不理解。他对记者说:“当你在一个方面达到一定水平后,在其他方面也不会很差。”
刘德功的荷以盛开的夏荷和成熟的秋荷为主。他笔下的夏荷清新、洋溢着旺盛的生命力,在阳光的照耀下,荷花愈加灼灼其华,白花亭亭玉立,翠盖翻转掩映,蒲草细劲悠扬,如作长袖起舞,穿插其间。
看他的秋荷,硕大的荷叶一望无际,迎风掀起层层波浪,荷花在绿波中摇曳,水鸟在密叶下栖息,很有“大风起云飞扬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意象。不仅尽显生命的壮丽,也揭示了画家自身的生命状态。
通过画画,刘德功的经济条件有了不小的改善,他现在可以不用为钱发愁了。但正如他所说,画画是画心情、画感受,因此生活变化的同时,他的画风也发生了变化。刘德功坦言,这几年他的作品中沉重的东西相应地少了一些,对大众的审美趣味考虑得更周全了。但无论如何,他不会改变自己的个性,所以,在他的部分作品中,细心的观赏者还是能发现现实带给他的困惑以及他面对现实的态度。
刘德功告诉记者,他这几年在集中精力创作一幅以荷花为内容的百米长卷,目前已近完成。为了完成这幅画作,他必须还要像年轻时一样勤奋。在创作长卷的同时,他要求自己在半年里必须有三幅大作品。而由于长时间站立,他患有风湿的双腿钙化严重,以致行走起来略显僵硬。“这幅长卷是为我自己画的。”刘德功说。
刘德功挥毫作画。
刘德功艺术简历   
刘德功,1962年生人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煤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艺术创作院副院长、平煤神马集团书画院院长、美国内申大学中华艺术学院特聘教授。
1992年,获河南省第四届花鸟画展一等奖。
1993年,获第二届中国当代山水画展优秀奖。
1994年,获河南省第八届美术作品展一等奖。
1996年,获河南省第六届花鸟画展一等奖。
1998年,参加中日水墨画艺术交流展。
2001年,被中国文联评为“中国山水画二百家”
2002年,被人事部评定为“中国画杰出人才”
2003年,受邀参加“大公报百年庆典书画展”
2004年,参加首届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展
2005年,获第五届当代中国山水画金奖
为中央办公厅创作《荷魂》
2006年,获“聂耳杯全国书画大赛”金奖
2007年,获中国书画名家作品大赛最高荣誉大奖
2008年,组织并参加中国艺术创作院首届“中国画名家作品提名展”
文物专家史树青曾评价刘德功作品:
刘德功的铁荷作品,把煤矿工人那种坚毅、深沉、强悍的品格和奋斗精神与作品联系在一起,把秋荷自然的灵性与自己的情感溶化在一起。作品营造的气氛虽然显得有些悲壮苍凉,但这恰恰是煤矿工人特有的精神力量的呈现。苍凉中有力度,悲壮里现激奋,充满了一种朴实的生命感受和沉雄的艺术美感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人才招聘 | 美术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客户投诉 | 版权说明 | 免责说明 | 隐私权保护 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 Reserved 2000-2012 中华美术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