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名
密码
美术动态 艺术图集 征稿信息 名家专访 在线展览 我在现场 画家官网 明星画廊 拍品征集 培训信息 文房四宝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艺术图集

何加林作品集 2013-12-04 04:30

      何加林,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,获学士学位,199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研究生班,获硕士学位、在读博士研究生,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副主任,中国美术学院,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、硕士生导师。中国美术家协会员,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,浙江省山水画研究会副会长。    人物故事    拉开窗帘,是一览无余的西湖美景,楼下则集聚世界顶尖的奢侈品门店。何 加林的住处就位于这样的绝版地段。买下这里,不仅是因为与他就职的中国美院很近,也因为他深爱这湖光山色的滋润。房间的装修很简约,但每一处都引人细细探究。最耀...
       何加林,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,获学士学位,199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研究生班,获硕士学位、在读博士研究生,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副主任,中国美术学院,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、硕士生导师。中国美术家协会员,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理事,浙江省山水画研究会副会长。

    人物故事
    拉开窗帘,是一览无余的西湖美景,楼下则集聚世界顶尖的奢侈品门店。何 加林的住处就位于这样的绝版地段。买下这里,不仅是因为与他就职的中国美院很近,也因为他深爱这湖光山色的滋润。
房间的装修很简约,但每一处都引人细细探究。最耀眼的,莫过于窗边摆放的民国时期的鸡翅木博古架,上头几十个小格子里,都是他从世界各地购得的古玩收藏。
“我的收藏很杂,从瓷器、陶器、石刻造像……20世纪90年代末,我就去拍卖行买东西了。对我而言,古玩绝对不是玩玩那么简单。我更注重古玩的文化含量和情趣,而不是价格。”
古玩是何加林的最大购物目标。“每次出行,我必去古玩街,一到目的地就开始打听,想尽办法抽时间去看,要是能大包小包地回来,就特满足。要是没有,那就失落极了。”
博古架上随意挂着许多串色彩各异的蜜腊,再扫一眼房间——书桌上,柜子上,笔架上,到处都是蜜腊的身影——这就是何加林最近的心头好。两年来,经过四处搜罗,他已经不知不觉疯狂攒下了几十件。平日里,这就是绝佳的饰物,“亦古亦今,可以很现代,也可以很古典。”每天戴一件,连续换上一个月也可以 不重样。
他手腕上就戴着一串硕大的黄色蜜腊,这一串是上个月去台湾时在台中的古玩市场买的。说话的时候,何加林时不时温柔抚摸着它,他说,蜜腊也是可以交流感情的。
对一个“购物狂”而言,这只是他海量收藏里极小的一部分。“这座清代木雕佛像,是7年前在河坊街淘的,我很喜 欢这流动的衣纹,当时的价格不过1.5万元。”还有价值不菲的古画、瓷器……近二十年来,几大箱子的 藏品,一时半会还真理不完。
“型男”何加林最不喜欢LV
别因为喜欢玩古董,而以为何加林是传统保守的。聊 起时尚,他就是个十足的“型男”。
“以前我穿衣服比较老派,常穿灰绿色的西便装,远远一 看就是个画画的。后来我觉得,画家也要追求时尚,所以开始尝试一些相对年轻的品牌。”
何加林每年出国都要去采购一批“型男”装备。PRADA、ARMANI、BOSS……众多时尚奢侈品牌,都在 他的采购单之列。“我绝对不是品牌簇拥者,我更重视款式、质地、色泽,相对而言,这些品牌比较适合我,做工也比较考究。”几年的疯狂采购,让他已经十分到位地掌握了 欧洲的流行趋势。

何加林
对于服饰,比古董还疯狂——他在家里随便翻了一下,就是几件簇簇新的。 “鞋子我喜欢有品质的, 我曾在法国淘到过一双才200多人民币的皮鞋,真是很好。国内的,‘食草堂’ 手工牌子我也比较喜欢。”他翻出一双,全新的。又是新的,“哎,根本来不及穿。”
他从储藏箱底部找出一个包 ,“去年在奥地利买的,我很喜欢这样有点原始的质感,是在一条品牌街上买的。买的时候店里 每次只限5位顾客入内。”记者凑近一看,是顶尖的“DIESEL”。“我最不喜欢的包包是LV,LOGO太明显 ,我曾经买了一条皮带,但是两个月就变形了,后来就不用了。” [3]
“我最近手上戴的表,是去 年出国时在首都国际机场买的,品牌倒是不太清楚”,记者研究了一下,是瑞士的康斯登(Frederique Constant)。他又从柜子拿出几只手表,“这个只戴过几次,4年前在北京嘉德拍来的,是 法国梵克雅宝的古董金表。”“还有这个,Guy david,是荷兰一家钻石加工厂出的手表,我很喜欢,就买了两块。”
而他的手机装备,可以令众多时尚达人艳羡。16G的纯白珍藏版IPHONE,诺 基亚N95,还有最新款的黑莓。三个手机都很喜欢,怎么办?“全部输上号码,都带在身上,一个没电了 ,就换另外一个。”别人换电池,“型男”换手机。
“你真的是个购物狂啊!”已经七晕八素 的记者忍不住开口。
“我这个人,还真有购物癖。每次去外地,无论远近,我都带着好大一个 皮箱。朋友们一开始还笑我,回来的时候呢,就觉得我好明智,有远见,因为东西总是塞不下。”
音乐家何加林 开口就是京剧《空城计》
闲时的何加林,还喜欢和朋友们去斯诺克俱乐部打打球;他还迷恋摄影,其段位在圈内广受好评。不过,他最大 的爱好,还属音乐。“我是真有音乐天赋的,要是从小就练童子功,估计就是个音乐家了。”
国画圈流行学古琴,而何加林早在1988年就学会了。“但是有一次,我去扬州买琴,琴家叮 嘱我,画画的人不能弹太多古琴,因为这个学问很深,需要每天练。假如太投入,就会玩物丧志,所以我就不 敢深入了。”
他还喜欢唱京剧,甚至会自己谱曲。一次,何加林和北京画家陈平一起去天台山 赏梅,当时刚开春,天还很冷,他们与寺庙里的月真法师一起去采五瓣野梅。月真法师泡完茶,弹起古琴 。“我顺手摘了一朵,放进茶盏,当时,大家都觉得很美。陈平兴致一来,就做了一个小令《空石梁》, 说‘加林,你会唱京剧,你按着京剧的调子谱个曲。’我也趁兴谱了。”说罢,何加林便悠悠地唱起来, 听起来,介于京昆之间,极有古意。
一曲唱罢,他又来了一段正宗的京剧《空城计》。没想到,紧接着京剧的,居然是用意大利语演唱的一段帕瓦罗蒂的《我的太阳 》。



    名家点评
何加林画山水,擅水墨,亦能青绿;有时枯而润,有时淡而润,多作对景写生,讲究笔墨意趣但不 落前人套式,得获真实感而能远离西式写生法的巢臼。
——郎绍君
山水画"新坐 代"中,何加林禀票赋卓异。于时尚张新、四下奔突之际,且能立定精神,无惑鼓噪,从容骂笃守笔墨文 脉,超然玩味画中生活。其“山”其“水”或直写眼前园景,或抒发胸中丘壑,皆孤峭清逸;加 上其“笔”“墨”若玉似脂的韵致,颇有久违的“古意”。
——吕品田
恬淡、冷僻 、清幽、古雅中甚至还流露几分哀怨。这里看出了江南孕育出的心志,可谓“尽精微”也;而“惜色如金 ”,亦把人带回了另一个时代,墨,还有这般多彩韵致。非墨非幻,亦墨亦幻。
——陈醉
何加林将传统理解为“流”。流,是传续着的、汇集着的、变化着的,但都在一条河床里。所以,何加林 的笔墨没有刻意求新,依然在披皴点染的操作中,在山林烟云的滋养中,在微波 荡漾的心情中,在黑白的世界里,求得超乎时空的存在。
——郑工
大自然的博大同加林心中 的块垒揉在一起,形成他空灵淡雅,返虚若浑的风格特点。如同佛教里的禅宗,给观者一种顿悟,一种精 神享受。加林说:"即便是在社会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,人们仍需通过她(山水画)来稀释现代都市过 于喧嚣的那份沉重,她给我们带来了轻松和快乐,她是中国文化人所特有的一种严肃的精神幽默。"山水 中的田园小景,风光盎然,会硬我们忘却生活的负担,精神的压抑。加林在艺术时间中反复探求,逐步寻找着自己。他用单纯,率真的笔法,虚淡的墨色渍染,营构出精神世界的净土,透露出画家神接寂寥的心 境。
——崔庆忠
尽管加林的精神开辟有奇伟的开局,是大尺度的可称之为"宇宙崇高感"的混沌物,但其人性背景可能 是一份卑微;是一份因无限浩大而生的无限敬畏之情,就好比诗人利用了痛苦,加林则利用了卑微感,毕 竟人与自然的反差太大了。人类要享有宇宙大抵只能通过窥望、推度或干脆将其置换成一个梦幻,毫不奇 怪,加林也得到了这种梦幻,一个装得下无尽询问无尽奇想的超级梦幻,就是在这个非理性王国的神秘乡 中,加林初步达成了宇宙某想与山水造境的精神合一,从而为他的山水面注入了孤高不群的气度,并在随后的 对传统程式符号等基本元素的一系列篡改中有了统摄全局的灵魂。
——尉晓格
何加 林的水墨山水,用墨多从平淡入手,尤重轻描淡写,追求笔、墨的清新韵味;用线全是“骨法”,全是柔 韧性极强且游离宋元之间的印痕。他的用笔用墨的清淡儒雅是对唯美视觉的保证。加林对中国古代绘画语言 的引述,其丰富和翔实的程度常常令在行的读者有眼花缀乱之感。他还把才情和激情花作品的表现方法中 安排得很好,而且毫不晦涩地营造出一个又一个令人难忘的氛围。
一髯者,乃何氏加林,因蓄美髯而名。其英娇清气,性情秉直,谈吐间,犹似梁山好汉,善丹青,胸 中有丘塑万种。无俗履,而跌足云窝。辆呢于笔墨,持于性情,亦无拖泥带水之累。画人最苦无自法,并 多向古人法中堆凑,瘫。而其为之,且向自然造化,古今兼用,心法自来,其画更如其人也。前,以谦字 为怀,别得诸多益处,便自醒、自策。
——陈平
何加林的山水画并不是“不合时宜”的,它带有一种“时尚”的“面貌”。但这并不是说何加林的山 水画就是“合时宜”的“时尚”。我想说的是,何加林的山水画是把“合时宜”的“传统”,成功的在当 下“坚守”住了。他冒着风险的“实验”,成功地将“不合时宜”的转换成了“合时宜”的。所以,他极 具 “现代性”,并且,更重要的是,它又极具“说服力”。据说,在一切都要“后”的世界上,至少在 艺术世界上,将是一个“没有主流"的时代。不过,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样,在我们这里,我想,在相当长的一 个历史时期内,还是有“主流”存在的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。而且,我想,我在何加林的画里己经看出了 中国山水画的“主流姿态”。
——曹工化
首届中国山水画大展,何加林就以一幅《秋气嘴崎》摘取了金奖。"秋气峻啊",这是山中古刹里修 炼一个甲子的道行才拿拈得出来的四个字,画者却是杭州一位30出头的年轻人。少年老成,要么是女大十 八变江郎才尽,要么是老火煎汤药经得起熬。十年过去后,看看何加林,他显然是属于后者。在这十年里 ,他获得了硕士学位,又考上了博士研究生,他没有倚恃他的极聪敏的天赋去走捷径,而是沉稳地磨砾自己, 追求上进。何加林太应该是一个山水画家了。他天赋的聪敏是有品格的,清灵,冷逸,还有几分古雅,尽 管他的画面有时候还会见到些许经营的痕迹,但是他的这种天赋的品格,会让我们那么愿意宽容他灼看得 见的刻意,只因为他的玉一样的笔墨。
——陈绶祥
分享到:
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人才招聘 | 美术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客户投诉 | 版权说明 | 免责说明 | 隐私权保护 | 友情链接

Copyright Reserved 2000-2012 中华美术网 版权所有